第一百零五章 去离宫

落落身具白帝一氏的血脉天赋,真元极为充沛,在国教学院数月时间,按照他的指导修行,轻而易举地到了坐照上境——如果妖族修行也按照人类修行来论的话,那么她也面临着那道极危险的关口。

想到这里,陈长生生出很多悔意和后怕,如果落落破关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,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,现在他对入通幽那关已经有所了解,更关键的是,他有药。

他哪里还坐得住,起身跑到院门旁的小木屋里,对金玉律问道:“落落……殿下什么时候能出离宫一趟?”

金玉律正在饮酒,眯着眼睛,拿着白仁果往嘴里送,听着这话,有些不解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陈长生见他神情,以为自己的想法太过简单,想了想说道:“我有些事情要和她说,想见她一面,如果……实在是不方便,能不能麻烦长史您帮我送封信给她?”

金玉律把白仁果扔进嘴里,一面咀嚼一面含混不清说道:“就这事儿?”

陈长生有些不解,心想什么叫做就这事儿?

“你想见就去见啊,何必还要我送信?”

金玉律举起酒杯,滋的一声饮尽,辣的不停咋舌。

陈长生更不解,睁大眼睛问道:“可以……见?”

“殿下在离宫不便出来,那是为了安全起见,你是殿下老师,又不会害她,想见便去离宫见去,谁会拦你?”

“长史……您怎么不早说?”

“我见你从来不出国教学院一步,以为你要专心修行。”

“长史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谢谢你了……”

“我怎么一点谢意都没听出来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夜里无法进离宫,第二天凌晨,天还未亮,五时未到,陈长生破天荒地提前起床,然后把唐三十六和轩辕破弄醒,又去门房里把醒神香凑到金玉律鼻下,唤醒宿醉未醒的他。

铁轮辗压着百花巷里的青石板,发出辘辘的声音,马车载着两人两妖向着离宫而去。

离宫是教宗大人的居所,也是国教的中心,向来与大周皇宫并称,地处京都西部,是一片极大的宫殿群,巍峨壮观之极,隔着十余里的距离,还在北新桥附近便能看见。

光明历一五七三年,国教初立,至今已有八百年时间,然而自天书降世,光明道门便盛行于大陆之上,底蕴何止万年?离宫做为国教的象征,自然非凡。

这片宫殿群占地广阔,仿佛无边无际,可容八辆马车并排前行的神道,贯通其间,教宗大人居住的真正离宫,在这片宫殿群的后方深处,前方散布在白石广场四周的数十座宫殿与庄严建筑,分属于国教的几大机构。

离宫附院自然便在这片宫殿群里,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,同为青藤六院的青矅十三司和宗祀所,也在这片宫殿群中,毗邻而处,仿佛一体,这里有时候被人称为学院城,便是这个道理。

京都著名胜景——离宫青藤,一部分指的便是来这三座学院相连的围墙上仿佛无边无际的青藤,当然,更重要的还是宫殿群后方那片距离教宗大人最近的青意。

陈长生四人离开国教学院的时候,天还未亮,来到离宫前的时候,恰是清晨五时二刻,刚好是起匙的时间,金玉律想着这少年把时间算的如此精确,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。

离宫最外围有无数根石柱,那些石柱高约十丈,至少需要数人才能合围,每根石柱之间隔着百丈的距离,若从远处看,并不觉得如何特殊,但走到近处,石柱成列,顿生壮观之感。

走到石柱前,轩辕破才发现石柱上竟没有丝毫缝隙,不由震撼地张大了嘴,这些石柱竟然是由整块岩石雕刻打磨而成,也不知道当年修建离宫的时候,人们从哪里找到这么多、这么完整的岩石,又如何运到京都的。

晨风穿行其间,晨光照耀其上,石柱之间没有任何事物,石柱之上便是天空,到处都是空的,似乎什么都拦不住,偶有晨起的飞鸟飞翔而过,没有引发任何异状。

但这些石柱便是离宫的大门。

如果有人